阳光在线
媒体报道您当前位置: 主页 > 媒体报道 >

美美:爸爸患“疑心病”妈妈种地养家

美美:爸爸患“疑心病”妈妈种地养家

 
 
 

本报记者闫梁晁彤彤

“记者跟随泰安市公益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和专业医师驱车一个多小时到达大汶口镇郭家楼村,12岁美美(化名)和爸妈就住在这里,她是协会常期帮扶的孩子之一,昨天,志愿者们带着当月的捐助资金一并送到美美家中。”

见到志愿者,美美显得格外亲切,正牵着志愿者的手往家走。本报记者晁彤彤摄

在告知美美志愿者一行到达后,美美已经在门口远远张望了,她热情地拥抱着熟悉的志愿者哥哥姐姐,牵手进屋。这是一间至少有着四五十年历史的石头房子,美美的妈妈婷娟(化名)说自从她嫁过来就住在这间屋里。屋里摆放着八仙桌凳、一张木床、一个老式电视柜,地面是土疙瘩,仅有的家电是一台旧电视机,还是收破烂的给的。美美的奶奶今年85岁了,常年吃药,耳聋,话也说不清楚。大姐叶子(化名)开学升大二。父亲老郭在里屋睡觉,在1998年入院时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症。

此次救助项目主要是对美美一家人进行情况摸排,孙医师这方面最专业,根据每个家庭建档要求,她携带着档案册,此行主要为家庭成员做个评估,包括对贫困重性精神病进行病情评估及家庭成员心理焦虑程度。

美美和叶子天真活泼,认真做着答卷。空闲时,志愿者将好心人资助美美上学的资金交给婷娟,再一次接受救助,婷娟的眼泪止不住流。“每次志愿者送来救助金的存单我都保存着,让孩子懂事了看看,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婷娟说着话,打开包了两层的塑料袋,一张张给记者看她保存的明细单,从2012年至今几十张单子她都收藏着。孙医师向婷娟询问了老郭的病情,他1998年住院2个月后就再没去过医院,20多年来靠吃药控制病情,存在多疑、幻听、失眠等症状,发作起来大声喊叫,不眠不休。谈到老郭,美美说爸爸患了“疑心病”,妈妈婷娟却止不住地流泪,她拉扯两个孩子长大,上有高龄婆婆需要照顾,还要照料老郭按时吃药,种着一亩地养活一家人。随后,医师和老郭交流了解病情,老郭看到来人精神比较好,热情地招呼喝水落座,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犯起病来又喊又叫,谁都拉不住。”婷娟说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入户了解,志愿者已经和美美一家比较熟悉,他们将最近组织的夏令营照片送给美美,照片中美美表情羞涩,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出镇玩而且第一次爬泰山。


 
 
 

本报记者闫梁晁彤彤

“记者跟随泰安市公益志愿者协会的志愿者和专业医师驱车一个多小时到达大汶口镇郭家楼村,12岁美美(化名)和爸妈就住在这里,她是协会常期帮扶的孩子之一,昨天,志愿者们带着当月的捐助资金一并送到美美家中。”

见到志愿者,美美显得格外亲切,正牵着志愿者的手往家走。本报记者晁彤彤摄

在告知美美志愿者一行到达后,美美已经在门口远远张望了,她热情地拥抱着熟悉的志愿者哥哥姐姐,牵手进屋。这是一间至少有着四五十年历史的石头房子,美美的妈妈婷娟(化名)说自从她嫁过来就住在这间屋里。屋里摆放着八仙桌凳、一张木床、一个老式电视柜,地面是土疙瘩,仅有的家电是一台旧电视机,还是收破烂的给的。美美的奶奶今年85岁了,常年吃药,耳聋,话也说不清楚。大姐叶子(化名)开学升大二。父亲老郭在里屋睡觉,在1998年入院时被诊断出精神分裂症。

此次救助项目主要是对美美一家人进行情况摸排,孙医师这方面最专业,根据每个家庭建档要求,她携带着档案册,此行主要为家庭成员做个评估,包括对贫困重性精神病进行病情评估及家庭成员心理焦虑程度。

美美和叶子天真活泼,认真做着答卷。空闲时,志愿者将好心人资助美美上学的资金交给婷娟,再一次接受救助,婷娟的眼泪止不住流。“每次志愿者送来救助金的存单我都保存着,让孩子懂事了看看,有这么多好心人帮助我们。”婷娟说着话,打开包了两层的塑料袋,一张张给记者看她保存的明细单,从2012年至今几十张单子她都收藏着。孙医师向婷娟询问了老郭的病情,他1998年住院2个月后就再没去过医院,20多年来靠吃药控制病情,存在多疑、幻听、失眠等症状,发作起来大声喊叫,不眠不休。谈到老郭,美美说爸爸患了“疑心病”,妈妈婷娟却止不住地流泪,她拉扯两个孩子长大,上有高龄婆婆需要照顾,还要照料老郭按时吃药,种着一亩地养活一家人。随后,医师和老郭交流了解病情,老郭看到来人精神比较好,热情地招呼喝水落座,似乎和普通人没什么两样,“犯起病来又喊又叫,谁都拉不住。”婷娟说道,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入户了解,志愿者已经和美美一家比较熟悉,他们将最近组织的夏令营照片送给美美,照片中美美表情羞涩,她说这是她第一次出镇玩而且第一次爬泰山。